现在的位置:首页> 成功案例
■ 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  码:
 
 
■ 信息检索
关键字:
栏目版块:
  信息检索
成功案例

关于成功调解韩国KBS电视台与X地互联网企业关于韩国著作权纠纷的简报

调解结果:2009年5月14日,法院在双方承诺的义务履行后,向双方当事人出具民事调解书,同时原告撤回了对另一被告的起诉。

调解过程:

2009年3月20日,X地互联网企业请求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作为中立第三方介入调解其与韩国KBS电视台纠纷。在征询原告方及当地法院同意调解中心参与调解的意见后,调解中心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调解工作。调解中心从3月25日至4月22日与双方进行三大轮沟通,最终双方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就和解金额达成基本一致。双方并在4月24日的开庭时,在法庭的主持下,当庭就十余部作品包括在诉的一部作品达成和解,并由法庭以调解笔录的形式记录在案。5月14日,法庭在在双方承诺的义务履行后,向双方当事人出具民事调解书,同时原告撤回了对另一被告的起诉。

此次纠纷是第一例外国本土权利人因信息网络传播权在中国提起的诉讼,调解中心在比较短的时间就促成了对立双方的快速和解,在最大程度上减少国际纷争。不仅获得了双方当事人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法院的高度认可。因该案是全国第一例,对权利人提供什么样的版权证明文件具有法律效力没有判例。为了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我们先后与韩国驻中国大使馆经济科、韩国著作权调停委员会以及与韩国有业务合作关系的中国代理商等进行了充分沟通。并收集了中国代理商作为韩国作品维权主体的相关判例。由于我们扎实细致地工作,对有证明力的版权证明文件有了比较全面深入地认识。在此基础上,我们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进行了充分分析论证,排除了许多证据不足的作品,从而在最大限度上保护了我国互联网企业的利益。由于该纠纷的圆满解决,促成了同类型案件的另一案件在该法院的顺利和解。不仅节省了双方当事人的成本,也节省了国家宝贵的诉讼资源。该案的解决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中国互联网协会做了大量前期铺垫工作的基础上才得以完成。据了解,作为中国互联网协会下属机构的网络版权联盟,不仅对国际性著作权管理组织的维权活动给予高度关注,而且一直收集其维权信息,并及时提醒我国互联网企业自查以防范纠纷发生。

前两轮沟通,是从3月20日至4月16日。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尽量缩小双方的报价。依据当前法院的判赔标准,互联网企业的现状以及外国人在我国维权的成本,我们对双方进行了耐心细致地说服与劝解工作,原告最终由当初每部片子7-8万元,降至3万元。被告最终由每部片子5-6千元升至1.5万元。

关键的第三轮沟通,是从4月17日至4月23日。经过多次回旋,原告方终于作出让步同意了被告的和解价,但双方对签署协议的细节方面发生了分歧。被告要求双方达成庭外和解,然后由原告当庭撤诉。而原告由于本国的文化背景,不能与侵权方达成和解,如果一定要和解,也必须是由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才符合他们的要求。双方为此僵持不下。协调人王斌在这关键时刻提出,双方可以当庭申请追加另一被告,由该实际应承担责任的被告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撤回对前被告的诉讼的请求。该提议得到双方的认同。

双方直到开庭前一天下午下班时,就签约细节问题一直未达成共识。直到协调人王斌的提议得到双方认可后,双方当事人才开始准备第二天的调解庭。因原告方一再表示,如双方没协调好,将不在当庭参加调解,而是按正常的诉讼程序准备开庭。而原被告双方的沟通一直是通过我们进行,双方之前未有任何接触。为了能使调解工作得以顺利进行,避免节外生枝,当晚,我们协调人没有进行任何出差准备,就冒着大雨踏上了开往南京的列车。

4月24日开庭时,由于我们之前的沟通协调工作比较充分,双方当事人在法庭的主持下,当庭即达成和解笔录,并约定当原告在收到和解款后撤回对前被告的起诉,然后由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在此之后,我们一直敦促双方尽快履行各自义务,并将履行中的相关情况及时向法院反馈。5月14日,法庭在双方承诺的义务履行后,向双方当事人出具民事调解书,同时原告撤回了对另一被告的起诉。双方的纠纷终于得以圆满解决。
另,该纠纷的圆满解决,为同类型案件的另一案件的和解做了铺垫。据了解,另一案件也是以相同单部和解金额,以及当庭追加SP形式得以和解。 

关于成功调解韩国KBS电视台与互联网企业关于韩国著作权纠纷的简报

2009年7月2日,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在收到韩国KBS电视台在北京市某法院起诉A互联网企业、B互联网企业、C互联网企业的信息后,调解中心开始做了如下工作:

一、与A互联网企业沟通

调解结果:A互联网企业与韩国KBS电视台就涉案作品和解成功,受理法院2009年10月13日没有开庭审理此案。之后,调解中心继续推动,最终促成了韩国KBS电视台与A互联网企业涉及纠纷的经中国政府合法引进的所有作品(共十余部)的和解。

调解过程:

7月2日,调解中心与韩国KBS电视台进行了沟通,韩国KBS电视台已经对A互联网企业就某韩剧向北京市某法院起诉,起诉金额为10万元。调解中心表示愿意进行调解,并说10万元的价格太高。几日后,调解中心与A互联网企业沟通:将目前韩国KBS电视台在北京市某法院起诉A互联网企业侵权一事告知,A互联网企业表示同意调解中心参与调解。调解中心把目前相关韩剧的判决情况以及之前调解成功的韩国KBS电视台与江苏地区互联网企业纷与之进行了简单沟通。A互联网企业表示:对于由外国权利人直接起诉案件,他们会慎重对待。针对此类纠纷,A互联网企业的和解心理价位是每部一万元。如果该片能够授权,金额可以考虑适当提高一些。但是由于本批韩国电视剧全部不能够授权,因此A互联网企业能够支出的和解金额有限。

8月,调解中心与北京市某法院知识产权庭沟通此案:1、庭领导表示对调解工作很支持;2、庭领导表示韩剧的影响比较大,会对此案非常重视;3、主审法官说韩国KBS电视台的权属文件很完整。8月27日,调解中心协调韩国KBS电视台代理律师和A互联网企业法务专员及视频主管在A互联网企业会议室进行会谈。A互联网企业要求韩方代理律师在要求赔偿的同时能够提供电视剧一年授权。如果不能授权,就将诉讼进行到底。每部电视剧作品含一年的授权的价格是1万五千元,如果价格再提高就需要公司领导批准了。韩方代理律师表示回去会尽快和韩国KBS电视台联系,争取授权。第二天,燕园律所告知调解中心:此次涉及纠纷的电视剧作品均不能授权,可接受的和解金额为1.5万元/部。调解中心稍后通报了A互联网企业相关人员。

9月下旬,A互联网企业表示愿意就涉案作品进行和解,其余的暂不考虑。

10月9日,代理律师表示韩国版权人还是希望对所有的作品进行一揽子解决。10月12日,调解中心与与北京市某院庭领导和主审法官在法院会议室开会沟通此案。调解中心汇报了A互联网企业有和解的意向,希望法院方面也去做一下版权人的工作,争取此案能够和解。10月12日,A互联网企业与韩国KBS电视台调解成功。调解中心与某法院做了大量的沟通工作,争取10月13日法院不对此案进行开庭审理。10月13日,某院没有开庭审理此案。

之后,调解中心继续推动,最终促成了韩国KBS电视台与A互联网企业涉及纠纷的经中国政府合法引进的所有作品(共十余部)的和解。

二、与B互联网企业沟通

调解结果:B互联网企业与韩国KBS电视台就涉案作品和解成功,受理法院2009年10月13日没有开庭审理此案。

调解过程:

7月2日,调解中心与韩国KBS电视台进行了沟通,韩国KBS电视台已经对B互联网企业就某韩剧向北京市某法院起诉,起诉金额为10万元。调解中心表示愿意进行调解,并说10万元的价格太高。几日后,调解中心与B互联网企业沟通案件纠纷情况,把目前相关韩剧的判决情况以及之前调解成功的韩国KBS电视台与江苏地区互联网企业纷与之进行了简单沟通。B互联网企业表示10万元/部的赔偿金额不能接受,认为1万元/部还可以考虑。
8月,调解中心与北京市某法院知识产权沟通此案:1、庭领导表示对调解工作很支持;2、庭领导表示韩剧的影响比较大,会对此案非常重视;3、主审法官说韩国KBS电视台的权属文件很完整。

8月28日,代理律师告知调解中心:此次涉及纠纷的电视剧作品均不能授权,可接受的和解金额为1.5万元/部。调解中心稍后通报了B互联网企业。
9月中旬,B互联网企业表示:该公司目前只想对涉案作品进行和解,其余的暂不考虑。

10月9日,代理律师表示韩国版权人还是希望对所有的作品进行一揽子解决。10月12日,调解中心与北京市某法院庭领导和主审法官在法院会议室开会沟通此案。调解中心汇报了B互联网企业有和解的意向,希望法院方面也去做一下版权人的工作,争取此案能够和解。10月12日,B互联网企业与韩国KBS电视台调解成功。调解中心与某法院做了大量的沟通工作,争取10月13日法院不对此案进行开庭审理。10月13日,某法院没有开庭审理此案。

三、与C互联网企业沟通

调解结果:C互联网企业在开庭后(2009年11月30日)与版权人达成和解)。

调解过程:

7月2日,调解中心与韩国KBS电视台进行了沟通,韩国KBS电视台已经对C互联网企业就某韩剧向北京市某法院起诉,起诉金额为10万元。调解中心表示愿意进行调解,并说10万元的价格太高。其后,调解中心一直与C互联网企业沟通调解事宜。

10月10日,调解中心与C互联网企业进行沟通,C互联网企业还没有明确和解的意向。10月13日,一中院对此案进行首次开庭审理。10月14日—11月30日,调解中心与C互联网企业进行了大量的沟通工作,最终促成了C互联网企业与版权人的和解。

此案在调解中心的努力下,韩国KBS电视台在首次开庭前与A互联网企业和B互联网企业达成了和解,与C互联网企业在诉讼中也达成了和解,之后,调解中心继续推动,最终促成了韩国KBS电视台与A互联网企业涉及纠纷的经中国政府合法引进的所有作品(共十余部)的和解。韩国KBS电视台与三家互联网企业的纠纷最终都没有以判决的方式结案,降低了社会不良影响。调解中心的工作也得到了法院、版权人和互联网企业的充分认可。

关于成功调解A企业诉A’互联网企业关于网络域名纠纷调解的简报

调解结果:2010年3月15日,原被告双方达成和解协议,A企业撤回了对A’互联网企业的起诉。

调解过程:

2010年3月2日,接到北京市某法院知识产权庭的委托。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作为中立第三方介入调解A企业与A’互联网企业的域名纠纷。在征询原被告双方同意调解中心参与调解的意见后,调解中心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调解工作。调解中心从3月2日至10日与双方进行了全面的沟通和了解,最终双方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就和解事宜达成一致意见。

原告方于2010年3月15日在法庭的主持下,撤回了对被告的起诉。

此次纠纷是有关网络域名网站服务的诉讼,调解中心在比较短的时间就促成了双方的快速和解,在最大程度上减少网络服务纷争。不仅获得了双方当事人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法院的高度认可。为了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我们先后与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充分沟通,并收集了相关判例作为说明。由于我们扎实细致地工作,对原被告双方有了比较全面深入地认识。在此基础上,我们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进行了充分分析论证,排除了相关证据异议的问题,从而在最大限度得到了双方的认可。

 

   技术支持:北京纳思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65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0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