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数据保全为互联网行业保驾护航 ——《电子数据保全行业公约》发布

    2017年4月13日,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中关村社会组织联合会、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工作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八届首都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论坛”在京召开。厦门市美亚柏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天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国信嘉宁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重庆易保全...

  • 2017年课题研究计划

    2008年12月至今,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与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等地方法院知识产权庭签署了委托调解协议,并与北京市各级人民检察院签署了保护知识产权框架协议,协议签订后,双方将在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的调解、和解及工作...

  •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工作委员会第二届成员代表大会在京召开

    2016年11月24日,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工作委员会第二届成员代表大会在京召开。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石现升出席并主持本次会议。 会议选举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外交学院教授、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原副庭长金克胜担任主任委员,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石现升担任常务副主任委员,上海证券交...

  • 网络游戏产业保护论坛暨网络游戏反盗版和产业保护联盟发布会在京召开

    为应对网络游戏盗版猖獗、恶意山寨、不正当竞争等诸多问题,2016年11月24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工作委员会、网络游戏反盗版和产业保护联盟主办,星光互动(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网络游戏产业保护论坛暨网络游戏反盗版和产业保护联盟发布会在京召开。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版权局、国家...


> 会议活动

2017年04月13日·北京
第八届首都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论坛

2016年12月29日·北京
“携手共创网络保护新生态”暨第六届互联网法律工作者年会

2016年06月23日·北京
首届中国互联网纠纷解决机制高峰论坛

2016年06月23日·北京
网规与互联网纠纷争议解决论坛
■ 案情速递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沪73民终3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法定代表人:华根妹,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状,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方钱,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区银杏路XXX号XXX号楼XXX楼。
负责人:安德列斯·威尔姆科夫(AndreasWilhelmKolf),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
法定代表人:安德列斯·威尔姆科夫(AndreasWilhelmKolf),董事长。
上列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春卿,上海方本(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婉艺,上海方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王以炜,男,1975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浦北路XXX弄XXX号XXX室。

上诉人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祈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欧拓上海公司)、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拓公司)、原审第三人王以炜技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5)普民三(知)初字第7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29日、2017年2月17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灏祈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状,被上诉人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春卿、蒋婉艺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王以炜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灏祈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5)普民三(知)初字第719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灏祈公司的原审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以下简称涉案合同)等文件真实有效,且灏祈公司已经履行涉案合同,故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应按照涉案合同约定支付款项。2.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提供的《鉴定意见书》系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使用涉案合同复印件单方面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不应作为定案依据。3.即使鉴定程序与结果不存在争议,即使涉案合同上的印章不是欧拓上海公司的印章,但是王以炜系欧拓上海公司处员工,故灏祈公司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涉案合同上的公章是真实的,王以炜的行为已构成表见代理。4.灏祈公司在向欧拓上海公司催要涉案欠款的过程中,欧拓上海公司多次推诿,并称因存在有关人员私刻公章事宜,已向相关公安部门报案处理。为了解具体情况,灏祈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与原审第三人王以炜共同至相关公安部门了解情况,王以炜并为此办理了与灏祈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之间的委托代理手续,但经了解相关公安部门并没有对王以炜是否存在私刻公章的情况予以立案调查。5.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涉案合同上的欧拓上海公司印章的印文与欧拓上海公司在工商档案材料上所留印章的印文有着明显区别。综上,灏祈公司请求本院判如所请。
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共同辩称:1.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之间无业务往来,未签订过任何合同,涉案合同是王以炜私刻公章与灏祈公司签订的,且王以炜与灏祈公司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欧拓上海公司并不知晓涉案合同,也从未接受过灏祈公司的技术服务。2.因相关公安部门的要求,欧拓上海公司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司鉴中心)对争议印章进行了鉴定,司鉴中心为此出具了《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中的鉴定结论依法有据,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3.本案中,灏祈公司始终未能证明涉案合同是否已经实际履行,且灏祈公司在本案中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在另案中曾担任原审第三人王以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因此,灏祈公司与王以炜之间存在恶意串通的可能。4.涉案合同上欧拓上海公司印章的印文与欧拓上海公司在工商档案材料上所留印章的印文有着肉眼可见的明显区别,两者并非同一枚印章所留印文。故灏祈公司始终未证明欧拓上海公司签署了涉案合同。5.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就王以炜私刻印章一事多次向相关公安部门报案,但因立案标准是私刻两枚公章及以上,故相关公安部门尚未立案调查。综上,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王以炜未向本院递交书面陈述意见。
灏祈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支付灏祈公司服务费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38,636元及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截止起诉之日利息暂计1,898.4元)。2.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支付灏祈公司律师费10,000元。
一审判决书中,一审法院对于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所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做了如下描述。
灏祈公司为证明其一审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合同编号为“3AT141127A”的《技术服务合同》(即涉案合同),合同甲方为欧拓上海公司,合同乙方为灏祈公司,合同主要内容为,1.合作目的:为了建立和发展双方在技术服务领域的合作,甲方委托乙方且乙方接受甲方委托派遣符合合同约定的乙方技术人员参与产品研发的技术工作。2.合作期限:自2015年1月12日至2016年1月11日。3.合作模式:乙方应甲方要求,派遣具备特定计算机知识和工作经验的乙方技术人员(“现场工程师”)到甲方指定地点专职进行现场技术支持及技术服务(“工作”)。在合作期限内,在甲方具体项目执行期间,未经甲方同意乙方不得擅自主动将参与该具体项目的现场工程师抽调他用或辞退、解骋。现场工程师的工作地点在甲方指定办公场所,如果因项目需要出差或到异地工作,乙方应保证有关现场工程师服从甲方的工作安排。为保证双方的合作高效有序地进行,双方各确定合作联系人1名,甲方合作联系人:王以炜,乙方合作联系人:杜新刚……4.合作制度:1)日常管理:双方合作期限内,现场工程师应遵守甲方的各项管理制度,包括但不限于甲方的信息安全管理规定、网络管理规定、保密管理规定、考勤制度等。因现场工程师违反甲方管理制度而给甲方造成损失的,乙方应承担赔偿责任。现场工程师应遵守甲方考勤制度……现场工程师在甲方工作期间,甲方负责提供办公场所、工作环境以及相关工作设备等,并保证办公场所的安全和卫生。……2)加班管理……3)出差管理……4)技术服务管理:现场工程师的具体工作受甲方项目组安排,由甲方项目经理领导……甲方项目经理负责制定项目组月工作计划并向现场工程师下达计划任务,同时负责现场工程师的任务分解和跟踪监控。甲方项目经理负责确定和安排现场工程师的工作任务量,若由于甲方过错造成现场工程师待工的,则待工时间计为工作时间。现场工程师在项目执行和工作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甲方确定的开发质量管理方法和基本开发标准。现场工程师应按照甲方的文档模板要求进行所有文挡的编写(包括但不限于开发总结报告)。现场工程师除按要求完成服务项目、解决技术问题外,还应保证工作质量。5)考核标准:文档质量:现场工程师的任何工作所必须输出的文档应提交甲方项目经理评审,对于评审未获通过的,甲方项目经理有权要求现场工程师限期改正,对于逾期未修改或者修改后评审仍未获通过的,甲方项目经理有权提出警告。工作态度:现场工程师应服从工作安排,没有正当理由拒不服从的,甲方项目经理有权提出警告。任务指标考核:派遣工程师必须严格按照甲方计划进行工作。派遣工程师的工作完成情况必须通过甲方验收。6)更换现场工程师或现场工程师离职……7)沟通制度……5.费用及其计算和支付:甲方按照乙方实际投入的现场工程师的数量和合同约定的费用标准每月结算(“基础金额”)。实付金额将扣除各种请假、离职、扣款等情况发生的费用。1)服务价格:具体人员价格及项目周期,请参照附件A《工作合同说明书》。2)付款方式:每月末由项目组汇总乙方员工得到甲方项目经理每周签字确认的有效工作时间表,按有效工作时间和项目质量是否符合合同规定的情况计算当月的服务费用总额。乙方将根据甲方确认的工作单对应的金额向甲方开具服务类发票,甲方将每月在收到乙方发票之日起陆拾(30)个自然日内确认并付款。6.劳动关系……7.技术情报和资料的保密……8.知识产权……9.违约责任:因甲方无故延迟支付服务费用造成甲方的项目工作停滞、延误的,乙方不承担责任。现场工程师在甲方办公期间,由甲方为现场工程师提供办公场所和必要的工作设备,因甲方未提供相应办公场所和工作设备造成工作停滞、延误的,乙方不承担责任。任何一方违约在收到对方发出的违约通知后应按本合同或法律规定的方式,采取有效合理的补救措施纠正其违约行为,采取补救措施并不减免违约方应承担的违约金。但违约方支付的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守约方所遭受的损失时,守约方有权要求违约方继续补偿。本合同所称损失应包括因违约行为所导致的守约方的实际损失以及可得利益损失,以及守约方为处理违约事件所发生的包括调查、仲裁、诉讼、聘请律师等法律费用在内的费用和开支。10.提前终止合同……11.争议解决……12.其他……。该合同附件A《工作合同说明书》内容为,一、服务地点及服务形式:1.甲方在上海服务场地;2.乙方提供以下人员2名,职位:VBA工程师;3.工作时间为:2015年1月12日至2016年1月11日。具体工作时间:甲方项目经理统一安排(国家法定假日除外)。二、报价标准:服务人员类别“VBA工程师”,数量“2”,等级“中级”,单价(人民币/月)“25000”,合计(人民币)50000,注:实际付款金额根据员工实际出勤率及加班等会有所调整。三、其他未尽事宜以甲乙双方的书面确认为准。涉案合同和《工作合同说明书》均未签署签约时间,落款处均盖有“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印章。其中,“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章为圆形印章,印文有内外两圈文字,内圈文字为中文“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弧形排列,外圈文字为英文“AUTONEUM(CHONGQING)SOUND-PROOFPARTSCO.,LTD.SHANGHAIBRANCH”,弧形排列。
二、《工作单》6份,分别为灏祈公司派遣人员倪12015年4月、5月、6月考勤记录和周锐2015年4月、5月、6月考勤记录,其中2015年4月工作单的记录时间从2015年4月7日至2015年5月6日,工作时间共22天176小时;2015年5月工作单的记录时间从2015年5月7日至2015年6月7日,工作时间共22天176小时;2015年6月工作单的记录时间从2015年6月8日至2015年6月30日,工作时间共17天136小时。《工作单》均有“王以炜”签字。
三、《增值税专用发票》3份,由灏祈公司向欧拓上海公司开具,日期分别为2015年6月8日、2015年6月8日、2015年7月7日,金额分别为50000元、50000元、38656元,开票事由为4月、5月、6月“VBA外包服务”。
四、《法律服务协议》,由灏祈公司与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于2015年10月21日签订,灏祈公司委托该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约定律师费为10000元。
五、《增值税专用发票》1份,由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向灏祈公司开具,日期为2015年11月2日,金额为10000元,开票事由为“律师代理费”。
六、《声明书》及《公证书》,2015年12月23日,王以炜出具1份《声明书》,内容为“声明人:王以炜,……我,王以炜曾就职于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现就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技术服务合同纠纷[(2015)普民三(知)初字第719号]一案有关本人签字等问题作如下声明:灏祈公司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交的六张Workingreport(工作单)上ProjectManager(项目经理)处的签字均为本人在欧拓上海公司任职期间亲笔所签。另灏祈公司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交的三张相关技术服务费发票,灏祈公司已于本人在欧拓上海公司任职期间交付给本人,且本人已将相关发票原件提交给欧拓上海公司。本人自愿发表上述声明书,并愿意承担一切经济、法律责任”。2015年12月24日,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出具(2015)沪普证字第6977号《公证书》,证明王以炜在公证员面前签署《声明书》。
七、欧拓上海公司工商档案材料《外商投资的公司分支机构变更登记申请书》(2012年12月14日),加盖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章为圆形印章,印文有内外两圈文字,内圈文字为中文“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弧形排列,外圈文字为英文“AUTONEUM(CHONGQING)SOUND-PROOFPARTSCO.,LTD.SHANGHAIBRANCH”,弧形排列。
经质证,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对于灏祈公司证据一的真实性、合法性不认可,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欧拓上海公司从未与灏祈公司签订过任何技术服务合同,合同上的章不是欧拓上海公司的公章。该合同未签署签约日期,按灏祈公司陈述的签约日期为2014年底,该时间段王以炜从未向欧拓上海公司申请在该合同上盖章。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有理由怀疑王以炜涉嫌私刻公章、合同诈骗,并与灏祈公司串通,侵害欧拓上海公司的利益。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对于证据二的真实性、合法性不认可,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工作单上只有王以炜的签字,没有欧拓上海公司盖章,且该文件只有英文,灏祈公司没有提供翻译件。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从未见过灏祈公司的两名工程师在欧拓上海公司处工作,灏祈公司未提供工程师向欧拓上海公司提供服务的相关依据。对于证据三,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表示没有收到灏祈公司开具的发票,也从未将该发票进行抵扣。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不认可证据四、五的关联性,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该证据与其无关,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不应承担该费用。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对于证据六的真实性不认可,并认为王以炜的声明与事实不符,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在王以炜离职后难以找到王以炜,灏祈公司却能轻易找到王以炜,并让其发表声明和公证,两者关系密切。灏祈公司代理律师曾代理王以炜诉讼,本案诉讼发生后,公安机关询问王以炜时,灏祈公司律师欲作为王以炜的代理人参加询问。对于证据七,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不认可其关联性,并认为该工商内档材料系复印件,且印章不够清晰,不具备司法鉴定的条件。
王以炜对灏祈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没有异议。王以炜认为,合同是在2014年底签署,当时欧拓上海公司内部有项目,王以炜找到灏祈公司签署了合同,提交给财务盖章的。工作单是王以炜签署的,欧拓上海公司应当根据工作单支付费用,付款申请王以炜已经交给财务。公证书是王以炜本人到现场做的,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称找不到王以炜是因为他们没有找过。涉案合同上的章是王以炜申请公司财务盖的,登记表上没有王以炜的申请,是因为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为了不支付款项而销毁了记录。合同履行期间,灏祈公司派遣的工程师经常在欧拓上海公司的会议室工作,王以炜认可他们的工作。
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为证明其抗辩理由在一审中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2016年3月3日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编号为:司鉴中心[2016]技鉴字第201号,主要内容为:一、基本情况。委托人:上海方本律师事务所案情摘要:印文鉴定。送检材料:(一)需鉴定材料(以下简称检材):检材1:合同编号为“3AT141127A”、“委托方(甲方)”为“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受托方(乙方)”为“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服务合同》(即涉案合同)复印件1份,第6页、第7页落款两枚“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为需检印文。检材2:编号为“SHAITXXXXXXXX”、日期为“1/26/2015”的《ITDevicePurchasingOrder》复印件1张,落款“买方”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为需检印文。以上检材依次标识为JC1、JC2,复制件见附件。(二)供比对材料(以下简称样本):样本1:盖有“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日期为“2014.2.17”的《劳动合同》原件1份。样本2:盖有“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日期为“2015-4-24”的《产品订购合同》原件1张。以上样本依次标识为YB1、YB2,复制件见附件。委托事项:检材1、检材2上需检的三枚“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与样本上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是否出自同一枚印章。委托日期:2016年2月23日。二、检验过程及分析说明。本鉴定依据SF/ZJDXXXXXXX-2010和SF/ZJDXXXXXXX-2010鉴定规范进行。本鉴定借助放大镜、DV4体视显微镜等仪器进行检验。经检验,检材1、检材2为复印件,其上需检的三枚“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均为圆形印文,复制较清晰,印文特征可辨,具备鉴定条件。样本1、样本2上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均为红色圆形印文,盖印清晰,印文特征明显且一致。将检材1、检材2上需检的三枚“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分别与样本上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进行比较检验发现:两者在印文的大小规格、布局及笔画形态和相互关系等印文特征上存在明显差异。特征比对表见附件。根据上述检验结果,综合评断认为:检材1、检材2需检印文与样本印文的特征差异点价值高,不可能为检材复制所形成,特征总和均反映了不同印章的印文特点。三、鉴定意见。检材1、检材2上需检的三枚“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与样本上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句上海分公司”印文不是出自同一枚印章。
二、欧拓上海公司与王以炜(e-mail地址:wyw1220@gmail.com)之间的电子邮件3条,其中2条系欧拓上海公司发给王以炜,时间2015年6月29日,内容为“如电话沟通,我们公司近期收到联诺信息技术公司的催款单和上海星导科技有限公司的催款律师函,所提供的iPhone和iPad采购订单显示是你经办的、并且公章也不是真实的。鉴于此情况,我们暂停了你的退工手续以及6月份工资的发放。请你尽快提供书面情况说明给出解释”。时间2015年7月30日,内容为“如电话沟通,请尽早提供书面情况说明,以便我们办理相关手续,早日解决此事……”。另1条系王以炜发给欧拓上海公司,时间2015年7月31日,内容为“如电话沟通的,首先由于我的个人原因给公司造成的不便和麻烦感到非常抱歉,也在此致以诚挚的歉意,其次如电话中沟通,我在此确保此类事情不会再发生(由于我的个人原因导致的供应商的催款),如果再有此类事情发生,将由我自行承担责任,与公司无关,谢谢公司的宽容”。
三、王以炜向欧拓上海公司提交的《雇员基本情况表》,显示王以炜e-mail地址为wyw1220@gmail.com,王以炜2012年1月至2013年11月在武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工作。
四、2015年9月22日武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发给欧拓上海公司《关于对贵司员工王以炜先生及上海仪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诉讼事宜的通报》,称“……王以炜自2012年1月入职我司,担任信息技术部门主管经理职位……王以炜于2012年5月作为股东之一成立了上海仪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自2012年6月起成为了我司的供应商,为我司提供计算机硬件产品和设备、机房维护及项目支持等服务。然而……仪清公司事实上没有任何办公场所,也没有相应的服务能力。我司和仪清公司之间的所有采购订单均发生于王以炜在我司任职期间,且王以炜均为经办人……王以炜在我司任职期间私下与他人设立公司与我司进行交易,通过利用职权为其自营公司谋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的行为,给我司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
五、《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内容:2015年12月31日12时许报警人来所报称,其工作的位于上海市普陀区银杏路XXX号XXX号楼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公章被公司的一名离职员工王以炜私刻,并在近期陆续收到了其他公司的催款函或律师函,报警人称其公司至始至终不知情且从未收到相应的货物及发票,故来所报警。接报部门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白丽路派出所,接报时间2015年12月31日。
六、2015年9月14日欧拓上海公司发给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经侦支队的《报案书》,指控王以炜涉嫌伪造公司印章、涉嫌合同诈骗。
七、欧拓上海公司《公司用章登记表》23页,时间从2014年10月24日至2015年7月7日,登记表内容包括序号、申请时间、申请人、批准人及时间、部门、申请事由、备注。
八、欧拓上海公司《公章使用管理制度》,第1条明确规定“本公司公章由会计人员负责管理,并掌握使用。其他人使用公章一律登记,并由经办人签字”。
九、2015年7月7日欧拓上海公司在“文汇报”上刊登《声明作废》,内容为“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公章、合同章、发票专用章存在不同程度损坏,声明作废。新公章、合同章、发票专用章将于2015年7月20日起生效,特此声明”。2015年7月8日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签发《印铸刻字准许证》,准许欧拓上海公司重刻公章、发票章、合同章。旧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章为圆形印章,印文有内外两圈文字,内圈文字为中文“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弧形排列,外圈文字为英文“AUTONEUM(CHONGQING)SOUND-PROOFPARTSCO.,LTD.SHANGHAIBRANCH”,弧形排列。新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章为圆形印章,印文有内外两圈文字,内圈文字为中文“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弧形排列,“上海分公司”横形排列,外圈文字为英文“AUTONEUM(CHONGQING)SOUND-PROOFPARTSCO.,LTDSHANGHAIBRANCH”弧形排列。
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5)静民二(商)初字第181号民事判决书,载明“原告上海米皓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告武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第三人王以炜……委托代理人杨状,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委托代理人许方钱,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十一、2015年6月3日王以炜向欧拓上海公司提出的《辞呈》。内容为“本人,王以炜,亚洲区IT业务关系经理,特此递交辞呈,希望贵部批准我的辞职申请……”。
经质证,灏祈公司对于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证据一不认可,灏祈公司认为该鉴定意见书不是法院委托的,故不予认可。对于证据二,灏祈公司认为,电子邮件并不能证明王以炜私刻公章的事实。灏祈公司对于证据四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灏祈公司认为,武田公司没有证据证明王以炜存在不当行为。灏祈公司对证据五《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真实性没有异议。灏祈公司律师听说欧拓上海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故向公安机关了解情况,因灏祈公司不是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公安机关不能告知案情,公安机关建议灏祈公司律师作为王以炜的代理人,故在此情况下灏祈公司律师经王以炜同意,作为王以炜的代理人了解相关案情。对于证据十,灏祈公司认可其真实性,但不认可关联性。灏祈公司认为,律师事务所代表当事人,在本案以及静安法院审理的案件中没有利益冲突,即使有利益冲突,只要当事人给予豁免也可以接受当事人委托。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主张灏祈公司与王以炜串通没有依据。对于其余证据,灏祈公司认为属于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的内部文件,不具有真实性,故不予认可。
王以炜认为鉴定意见书不是法院委托的,故不予认可。在电子邮件中,王以炜从未承认私刻公章,只是表明不希望自己个人的采购行为给公司带来麻烦,而且货款是王以炜自己支付的,供应商追讨货款不是向欧拓上海公司追讨。武田公司的通报有可能是相关人员的报复行为,因为王以炜系被迫离职,双方为赔偿问题产生矛盾。王以炜确定提出过用章申请,但用章登记表没有反映,欧拓上海公司可能将材料销毁并重新组合而成。公章使用管理制度,王以炜从未见过,王以炜只知道要将合同交给财务盖章,由财务进行登记。静安法院通知王以炜诉讼,王以炜委托杨律师(灏祈公司代理人)处理,因对其他律师不熟悉,所以王以炜的其他事情也是委托杨律师处理。王以炜认可辞呈系其所写。对于其他证据,王以炜表示不太清楚。
王以炜在一审审理中未提供证据。
一审审理中,欧拓上海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对涉案合同及附件上的印章进行司法鉴定。2016年2月19日,一审法院组织当事人听证,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提出以2014年4月17日欧拓上海公司与王以炜签订的劳动合同以及2014年底欧拓上海公司与其他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上面的印章为样本进行鉴定,灏祈公司则明确表示不同意鉴定,双方僵持不下。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遂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将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上“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与灏祈公司提供的欧拓上海公司工商档案材料《外商投资的公司分支机构变更登记申请书》上加盖的“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进行比对,两者存在较大差异,不是出自同一枚印章。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灏祈公司需要证明两个基本事实,一是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签订了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二是灏祈公司已全面履行涉案合同。经审理,灏祈公司虽然提供了一些证据,但不足以证明上述待证事实。理由为:一、关于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上面盖有“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章,但无相关人员签字。欧拓上海公司否认在合同及附件上盖章、否认签署过合同及附件,对此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提供了鉴定意见书、公司用章登记表、公章使用管理制度等反证来加以反驳。经比对,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上“欧拓(重庆)防音配件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印文不是出自欧拓上海公司的印章。对于签约一事,灏祈公司未能提供其他证据加以佐证。故一审法院对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不予认定,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未签订涉案合同及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二、关于合同履行情况,灏祈公司提供了工作单和发票。工作单主要内容是考勤记录,并未记载具体的工作内容,虽然工作单上有王以炜签字,但没有欧拓上海公司盖章,且灏祈公司及王以炜未出示欧拓上海公司事前授权或事后追认的书面材料,也未证明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形,因此灏祈公司应当举证证明其向欧拓上海公司提供技术服务或工作成果,但灏祈公司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关于发票,虽然王以炜表示其收到并转交给欧拓上海公司,但欧拓上海公司否认收到发票,且王以炜在2015年6月申请离职,灏祈公司应当举证证明欧拓上海公司已经实际收到发票,但灏祈公司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因此,一审法院对工作单及发票不予认定,灏祈公司未向欧拓上海公司提供技术服务或工作成果。
由于灏祈公司起诉缺乏事实依据,因此对于灏祈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对灏祈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310元,由灏祈公司负担。
二审第一次庭审中,灏祈公司围绕其上诉请求向本院递交了如下证据:1.外包服务合同。该证据显示:2015年4月7日,案外人煦实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煦实公司)作为乙方与甲方灏祈公司签订《外包服务合同》(合同编号:Hugeinfo-01-150407)一份,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乙方委派两名VBA工程师,到甲方提供服务,履行地点上海普陀区桃浦镇银杏路XXX号,履行时间为2015年4月7日至2016年4月6日,服务费用每月24000元。2.煦实公司向灏祈公司开具的总金额72,000元的增值税发票3张,以及灏祈公司向煦实公司支付72,000元的付款凭证。上述增值税发票上有上海两名VBA工程师,合同编号:Hugeinfo-01-150407,2015-4-7至2015-7-6(倪1,周锐)等备注。上述付款凭证有2015年4月5月6月VBA服务费等摘要。3.主题为“转发:欧拓沈阳备件管理”、“备品备件会议记录”、“Fwd:BRRv1.2”、“Re:Fw:备品备件会议记录”(2015年5月22日)、“Re:Fw:备品备件会议记录”(2015年5月24日)的电子邮件五封。灏祈公司认为,上述证据一、二证明,灏祈公司向欧拓上海公司派遣的服务人员来自于煦实公司,而灏祈公司与煦实公司之间合同的履行表明,灏祈公司已经履行了涉案合同的义务。上述证据三系灏祈公司派遣至欧拓上海公司的工作人员倪1与欧拓上海公司相关工作人员的往来电子邮件,证明倪1受灏祈公司委派向欧拓上海公司提供了涉案合同约定的技术服务。第一次庭审后,灏祈公司并申请证人倪1出庭作证,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并通知证人于2017年2月17日第二次开庭时出庭作证,但证人倪1未到庭作证,灏祈公司则向本院出具了其证据4.(2017)沪普证字第36号公证书,用以证明上述证据三的电子邮件系来源于倪1的电子邮箱。
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灏祈公司上述证据1-4均不属于一审庭审后新发现的证据,且对上述证据1、2的真实性、关联性不予确认,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上述证据1、2无法证明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签订了涉案合同,灏祈公司为欧拓上海公司提供了涉案合同约定的服务。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对上述证据3、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认为上述电子邮件是欧拓上海公司与其供应商恩柏科之间就履行双方之间《服务协议》而产生,而该《服务协议》欧拓上海公司与其供应商恩柏科均已履行完毕。
二审中,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王以炜均未向本院递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对于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所提供证据的描述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二审中,灏祈公司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本院认为,虽然,灏祈公司提供了其证据1、2的原件,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也对灏祈公司证据3、4的真实性进行了确认。但上述证据1、2仅能反映灏祈公司租用煦实公司VBA工程师的事实,在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的情况下,仅凭证据1《外包服务合同》中履行地点上海普陀区桃浦镇银杏路XXX号的描述,尚不足以证明煦实公司为灏祈公司提供的2位VBA工程师在2015年4月至6月期间至欧拓上海公司履行了涉案合同,故灏祈公司的证据1、2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而证据3、4仅能反映确实存在涉及“欧拓沈阳备件”等事项的电子邮件,尚不能证明该些电子邮件所涉及内容就是灏祈公司为欧拓上海公司提供技术服务的内容,故灏祈公司的证据3、4与本案亦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诚如一审法院在其本院认为中所述,本案中灏祈公司作为涉案合同已经实际履行的主张方,负有灏祈公司与欧拓上海公司签订了涉案合同、附件《工作合同说明书》以及灏祈公司已全面履行涉案合同的证明责任。但是,本案中,1.经本院审查,灏祈公司涉案合同上欧拓上海公司印章的印文明显与欧拓上海公司在工商档案材料中欧拓上海公司印章的印文不一致,灏祈公司对此有异议,但并无相反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于灏祈公司关于其曾与欧拓上海公司签订了涉案合同的上诉主张,不予采纳。2.灏祈公司在本案中所提供的证据,均不足以证明灏祈公司确实为欧拓上海公司提供了涉案合同约定的服务,故本院对于灏祈公司关于其已履行涉案合同的上诉主张,不予采纳。3.无论王以炜在本案中是否构成表见代理,鉴于灏祈公司尚未证明其实际履行了涉案合同,故灏祈公司关于要求欧拓上海公司、欧拓公司支付涉案合同服务费及其利息的一审诉讼请求,显然不能成立,本院对于灏祈公司的相关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鉴于,灏祈公司在本案中所提供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本案中的事实主张,故应由灏祈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310元,由上诉人上海灏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渊
审 判 员  凌宗亮
代理审判员  范静波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郝小娟
■ 版权公告

141031--联盟公告114号(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
发布于 2014-11-03 | 174 次阅读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联盟于2014年10月31日收到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发来的公告。由美国电影协会成员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出品的电影《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国内官方译名:忍者神龟:变种时代;其他参考译名:忍者龟:变种新任务、忍者龟:变种时代、真人版忍者神龟)于2014年8月7日开始在全球各地公映,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上映日期为2014年10月31日。


141027--联盟公告113号(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
发布于 2014-11-03 | 131 次阅读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联盟于2014年10月27日收到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发来的公告。由美国电影协会成员美国二十世纪福斯公司出品的电影《The Maze Runner》(国内官方译名:移动迷宫;其他参考译名:迷宫行者)于2014年9月11日开始在全球各地公映,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上映日期为2014年10月28日。


141023--联盟公告112号(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
发布于 2014-11-03 | 131 次阅读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联盟于2014年10月23日收到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发来的公告。由美国电影协会成员美国派拉蒙影片公司出品的电影《Hercules》(国内官方译名: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其他参考译名:大力士、大力神、海克力士、大力神:色雷斯之战)于2014年7月24日开始在全球各地公映,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上映日期为2014年10月21日。


141014--联盟公告111号(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
发布于 2014-11-03 | 122 次阅读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联盟于2014年10月14日收到美国电影协会北京代表处发来的公告。由美国电影协会成员美国二十世纪福斯公司出品的电影《Ice Age:The Meltdown》(国内官方译名:冰川时代:融冰之灾;其他参考译名:冰原历险记2、冰河世纪2:冰川融解、冰川时代2)于2006年3月29日开始在全球各地公映,该片的3D版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上映日期为2014年10月13日。

■ 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  码:
 
 
■ 信息检索
关键字:
栏目版块:
  信息检索
CEO联席会
俱乐部
 
   技术支持:北京纳思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65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010号